老公不够 侄子来凑   乱伦小说   

老公不够 侄子来凑

「哦……用力……不 ……不行,慢,慢点……舒,舒服……」 「怎……怎么样……爽,爽不爽……」费文涨红着脸,气喘如牛。 「爽,爽啊……」 「你老公厉……厉不厉害……」 「厉……厉害……你好……好棒……」 费文得意极了,抬起李妮的两条修长美腿,将其扛在肩头,两只手不断揉捏 着她的双乳,腰部来回挺动,每一次都尽根而入,使得彼此的腹部不断的碰到一 起,肉体撞击之声以及摩擦而产生的水渍声不绝于耳。 「啊……老……老婆……不,不行了,要……要出来了……」 「别……再,再忍一下……」 「哦,真,真的不行了……」 「不……不要,等……等我……求……求你了,忍……」 「忍……忍不住……啊,啊。出……出来了……」 随着一阵脊椎发麻,费文只觉一股热流从小腹下如电流般蹿出,随即精液喷 涌而出。 肉体撞击之声以及床垫按压等各种声音戛然而止,有的只有费文那透着颓然 无力的喘气声。

  良久,李妮默默起身去了卫生间,而身边的费文已然鼾声响起,站在镜子前, 李妮看着自己那还残留着一丝潮红的脸不由浮起一抹苦笑,已经好久没有性生活 了,今晚算是彻底放下脸面才求来了一场,结果却是这样,弄得她不上不下,刚 才老公射精的那一刹那,她想死的心都有,那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身为妻子,李妮实在没想到自己老公性能力退化的如此之快,以前老公虽然 谈不上有多么勇猛,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有没有高潮?但起码会让自己感到舒服, 尽管后来他的欲望越来越低,一两个月不来一次也是常事,不过偶尔的几次也都 还说得过去,而这一次距离上一次的性生活已经有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了,李妮 以为隔得时间这么长了,质量肯定会有所提高,哪料却是这样糟糕透顶的结果。 简单清洗了一下李妮回到床上,看着身边早已进入梦乡的老公她心底忽然升 起一丝悲哀,呆呆坐了一会,她忽然发出一声长长叹息,随即关灯躺下。 卧室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这时,李妮放在床头柜上的那只手机忽然闪了 一下,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信息提示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幽静黑暗的空间里却 是异常的尖锐。 本来已经完全放松的李妮身子蓦然一紧,紧接着转头看向身边的老公,见他 鼾声依旧这才面色一松,小心的拿过手机,一条很简短的信息赫然映入:姑姑, 想你! 李妮紧咬嘴唇,神情复杂的看着手机屏幕,一会,她手指轻点,回复:别胡 思乱想,早点睡。 也就几秒钟,已经调为震动模式的手机震了一下,李妮看罢面色不由一红,但眼神又透着一丝恼怒,她随即放下手机,翻了个身似是真的要睡觉了,可是眼 睛刚闭上没一会她就睁开了,明亮的眼眸满是纠结之色。 终于,李妮小心的掀开被子,悄悄起身下床走出了卧室,穿过幽暗的客厅, 她看见一道光线从一条细细的门缝里穿出,那正是侄子李西的房间,看来他料定 自己会过来,早早就将门打开虚掩。 李妮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直想返身回到自己卧室里去,不过转而一想到侄子 现在这样的情况,觉得逃避不是个事,于是她像做贼似的看了一眼对面房间,那 是女儿的房间,只见门是紧闭的,但还是不放心轻步走过去,悄悄打开门,里面 是漆黑寂静的,可以清楚的听到女儿那均匀的呼吸声。 重新将门合上,李妮转身快步来到对面李西房间,迅速推开门,让她为之一 愣的是床上没人,不过还没等她转头扫视一下四周就感觉自己腰被人从身后一把 抱住,紧接着就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小西,干什么?快松开,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李妮又急又羞,连声 发出低喝。 「我喜欢姑姑,我爱姑姑,我就是要抱你。」 听到李西小孩子般的赌气话,李妮心里不由既好笑又有点感动,她柔声道: 「好了,小西,乖,快松开手,你说你想姑姑,姑姑这不就是来了嘛。」 说罢,李妮感觉到抱住自己腰间的两只手松开了,心下微松,暗道:「小西 终究还是一个孩子,现在这样也是一个处在青春期,对性懵懂好奇的年龄段孩子 的正常反应,总比憋在心里,最后冲动做出什么傻事要好得多。」 李妮转过身,只见李西上身是光着的,下面仅穿着一条内裤,裆部鼓鼓囊囊 的,看的她心头一跳,慌忙转过眼,这时李西笑嘻嘻的上前拉住她的手道:「我 知道姑姑你会来的,所以特地给你留出一道门缝。」 这话听在李妮耳里怎么都觉得像是在偷情似的,顿时面上发烧,于是赶紧将 脸一板道:「别胡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引起多么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一直等到姑父睡着了才给你发信息啊。」李西笑嘻嘻道。 「还说!」李妮又羞又窘,更有一丝薄怒道,「你……你简直……」 刚才李西发给她的信息里就告诉她他一直趴在她卧室门口,所以本来不想理 睬的她思忖再三后还是起床过来了,因为她觉得李西实在过分了,她必须得好好 说说他,防止他越陷越深,以后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这才是她过来的真正目的。 说实在的,现在李妮有点怀疑当初把这个侄子接到自己身边来这个决定是不 是正确的了?在没有把他接来之前李妮对自己这个侄子接触的时间并不多,更谈 不上什么了解了,以至于面对现在的情况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姑姑,你别生气,我就是太喜欢姑姑了,所以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看到李妮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李西低下头,轻声的说着,那神情,十足一个 犯了错的小孩模样。 李妮心一下软了,心里的那点气也随之烟消云散,她爱怜摸了摸李西的头, 然后拉着他的手道:「小西,你现在正处在青春期,对性感到好奇这很正常,这 也是每一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但同时你也要知道,人除了本性之外还得学会理 智和克制,就像你刚才趴在卧室门前偷听,这就很不理智,不但有违道德,而且 还是违法的行为,你知道吗?」「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克制不住,姑姑,你看!」说着,李西忽然一把将内 裤褪下,里面的阴茎顿时弹跳出来。 李妮一阵脸红心跳,她想斥责,想喝令李西把内裤穿上,可是嘴唇动了动, 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干渴,焦灼。 事实上这不是李妮第一次看到李西的阴茎了,在李西搬到她家的第三天她就 在一次无意中窥看到他在房间里自慰了,李妮现在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当时第一次 看到那样的场面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记得当那赤红的龟头喷出白浆的那一刹那自 己忍不住低呼起来,也就是这声低呼让自己被发现了。 从来没有应对过这种场面的李妮尴尬窘迫极了,仿佛是她干了什么见不得人 的事情似的,转身就想逃走,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西这时突然冲上来了, 一把抱住了她,并且说什么喜欢,爱之类的,令她瞠目结舌,一时呆了! 后来是怎么结束的李妮更是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在这事情过后她找了一些青 少年心理方面的书籍看了看,甚至还咨询了心理医生,给她的反馈是李西这样的 举动并不算怪异变态,甚至可以说是正常的,是每一个处在青春期的孩子都会有 的,只不过大部分是压在心里,而他是表露出来,两者从本质上说是没有什么不 同。 至于说爱她,喜欢她之类的,心理医生认为也没有什么,这是缺少母爱的一 种表现,事实上李西的确是从小就没了母亲,他不过是把对母爱的渴望转移到她 这个做姑姑的身上了。 得到了这样的解释李妮自然是放松了许多,而且也记住了心理医生的忠告, 对于这样的孩子一定不能表现出厌恶乃至斥责,更不能放任自流,而是要加以正 确的引导。 从这之后李妮对李西宽容耐心了许多,对他许多逾矩的动作和言语都睁一只 眼闭一只眼,尽量和他讲道理,而这也让李西越来越大胆,有时甚至可以说是赤 裸裸的轻薄乃至勾引了。 正所谓温水煮青蛙,李妮对于这样的一点点的改变是浑然未觉,在这些日子 里她非但没有让李西改变态度,反而让他给带的一步步偏离,一次次刷新了她的 接受底线。 就如眼下,李西毫无顾忌脱掉内裤向她这个做姑姑的露出自己的生殖器,换 做以前她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性骚扰,甚至可以说是侮辱, 然而现在她却并没有什么激烈的负面反应了,有的只是仅仅作为一个普通女人该 有的羞意与心慌。 李西的阴茎不算大,不过两指粗细,长约十一二厘米左右,可李妮看在眼里 却是相当富有冲击力,因为自己老公那玩意和他相比也并不占多大优势,更何况 他的阴茎看上去朝气蓬勃,似有无限生命力,就像一把剑直指天空,与老公那软 哒哒,像一条肉虫似的耷拉下来阴茎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李妮不敢多看,她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小 西,快把内裤穿起来,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现在已经快都是成年人了,你知不知 道?」 李西眨眨眼,一副可怜的表情道:「我知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满 脑子都是……姑姑,你说,我是不是完了?再也没救了?」 「当然不是!」李妮连忙安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你现在正处在青春期, 有性幻想是正常的,关键是不能沉溺其中,多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这样你才能健康成长,你要相信姑姑。」 李西点点头,表现出一副很乖巧的样子道:「嗯,我相信姑姑,我一定照姑 姑的话去做。」 李妮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点头道:「姑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 「可是……姑姑,我现在……真的很难受。」 李西怯怯的说着,眼睛垂下,李妮眼光不由自主的随着他的眼睛投过去的方 向看去,与此时他垂头耷恼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胯下的那东西,高高扬起, 显得耀武扬威。 李妮心头又是一阵狂跳,她听过心理医生说过,其实手淫并不是一件坏事, 尤其是处在青春期的少年,对缓解他们的身心是有一定好处的。 「那……那你自己把弄出来吧。」李妮转过头低声的说着,她不想让侄子看 出自己心乱无措。 李西哭丧着脸道:「我弄……弄了,可……可就是一直弄……弄不出来…… 都,都出血了……」 「啊!」李妮大惊失色,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上前道,「哪……哪出血了?」 「姑姑,你看这里,是不是出血了?」李西腹部一挺,手指着龟棱处。 李妮强忍羞意,蹲下身仔细查看了一下与她眼睛平行,相距不过一尺的阴茎, 只见龟头下的包皮连接处的确颜色深红,像是要出血的样子。 李西此时激动极了,他曾无数次想象过这样的场面,成熟美妇的姑姑跪在自 己的脚下,双手捧着自己的阴茎,眼睛注视,神情淫荡而又虔诚,然后再慢慢张 开那红润的双唇,将阴茎缓缓纳入口中。 脑海里想象着这极富有征服感的画面,李西只觉脑袋有些眩晕,仿佛所有的 血液都直冲大脑,与此同时,似有一股电流从脊椎直蹿尾骨,一种熟悉的快感扑 面而来,他顿时明白了即将要发生什么,想要忍耐,倒不是怕亵渎了李妮,而是 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如此刺激的场面。 然而这个事情不是能以他的意志而转移的,随着李西一声沉闷的怪哼,一股 白浆喷射而出,令正在仔细查看的李妮大惊失色,一边捂住嘴巴一边向后一闪, 几欲跌坐在地。 也许是李西平时手淫过多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精液喷射的距离有限,堪堪 两三寸远,从而避免了李妮被喷了一头一脸的尴尬,不过尽管如此,她仍被惊吓 的不轻。 一时间,一个龇牙咧嘴,还沉浸在快感之中,而另一个则当场惊呆,仿佛不 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不大的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种怪异的沉默。 就这样过了足足近一分钟,李妮才回过神来,她慌乱而又踉跄的站了起来, 转身快步走到门前,在拉开门之前她低声道:「快点洗洗,早点睡。」说罢,开 门而出。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