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阉货凌虐
阉货凌虐

阉货凌虐

赵高年幼就遭受阉割酷刑,心性于是变得极为变态,以至于后来他非常喜欢凌虐年轻健壮的男子,原本众人还不知情,直到有一次赵高出席一场官宴,满朝文武百官依位阶排坐宴饮,赵高远远发现一名年约弱冠的男子,体格样貌都极为出众,他忍不住趋前攀谈,才知他叫李君宝,是一名低阶官员的儿子。李君宝的父亲在酒酣耳热之际,见到大宦官赵高和自己的儿子交谈,少不了趋前说了些逢迎谄媚的话,等到赵高邀请李君宝到秦宫游叙时,李君宝的父亲还以为赵高想提拔李君宝,当然二话不说,满口答应。

  李君宝也不疑有他,宴会后便跟随赵高而去。一路上赵高看着李君宝俊俏的脸庞和健硕结实的体态,再配上他生涩拘谨的神情,看的赵高淫欲蠢动,开始盘算待会要对他施加哪些酷刑。

  李君宝被带到大厅喝茶,半杯茶汤下肚后就不省人事了。等到李君宝再次张开双眼,发现自己置身一个回音很大的石砌密室中,躺在一张木床上,四肢则被绑在四根床柱,无法动弹。而赵高在正坐在床边一脸邪淫地盯着他。

  [ 赵公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怎么回事?…………等会你就知道啦。] 赵高说完把李君宝玉白的袍子撕开,李君宝结实的上身袒露无遗。

  [ 放开我!!!] 李君宝开始挣扎,但是徒劳无功。

  赵高开始俯身吸吮李君宝胸肌上两枚褐色的乳头,他用舌头挑弄着周围的乳粒,熟练的技巧让李君宝两枚乳头开始挺立发硬。

  赵高顺着肌肉的线条往下舔,来到腰际时,他隔着裤子摸了摸李君宝的下体,他用双手把整包生殖器的形状箍了出来,隔着布能清楚见到一条份量不小的阳具,还有两粒浑圆突起的卵蛋。赵高忍不住把脸埋进李君宝丰隆的生殖器里,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除了嗅到一些布匹的气味之外,还嗅到一股温热微腥的年轻男子的气息,这是他从来不曾在自己身上闻到过的味道。

  [ 啊……。好香啊…。真香啊……。] 赵高对着李君宝的裤裆嗅了又嗅,闻了又闻,为之深深沉醉。

  [ 放开我!你这变态的死阉驴!!!] 李君宝看着赵高的举动,甚觉噁心,又是一阵徒劳无功的挣扎。

  赵高脸一沉,冷不妨一拳击中李君宝的子孙袋,疼得他倒抽了几口气,但嘴里还是“死阉驴,死阉驴”地骂着。

  赵高被说到痛处,更是发了狠地搥打他的下体,李君宝痛得泪流满面,终于骂不出任何一句话,只能嗷嗷呻吟。

  赵高脱下李君宝的裤子,刚才捱了几下重拳的睾丸显的红肿不堪,赵高一把抓住李君宝的阴囊,使劲一捏,两枚硬硕的睾丸从狭小的指缝间挤出,只见上面隐隐佈满血丝,痛得李君宝呼天喊地,颤声求饶。

  男人只要重要部位被攻击,就会变的卑下软弱。李君宝自知今天难逃赵高的蹂躏,开始苦苦哀求:[ 赵公公………您……您放了我吧……您位高权重………大人大量…。不要为难君宝了好不好?。………] 赵高冷笑了几声:[ 我不为难你……那这个世界为什么又要为难我呢?我从小就遭受宫刑,那时我根本还不懂事………就这样糊里糊涂被阉了………你以为我甘心吗?好受吗?] 赵高的双手还是紧紧捏住李君宝的宝贝蛋,痛得李君宝几乎快晕了过去。

  好不容易赵高终于放手:[ 你最好记住这卵被捏的滋味,因为你以后将再也无法感受它带给你的爽快与痛苦了。] 李君宝一时不明白赵高所指为何,直到赵高从墙上取下一把锋利的短刀,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男性性徵即将不保……。

  李君宝害怕地哭着哀求赵高:[ 不要……。不要阉我…。不要………] 只是再怎么苦苦哀求,赵高还是把刀刃抵住了李君宝的左侧阴囊用力一划!伴随着他淒厉的呼喊,那囊袋已被划出一条半寸长的破口。紧接着右侧又是一刀,李君宝痛得紧咬牙关全身颤抖。

  赵高又从衣袋摸出一个金属做的工具,那东西细细长长,在顶端有个小小的弯勾,勾尖甚为锐利,他把勾子伸进李君宝阴囊的伤口中,轻轻一勾便勾到了他的输精管,再一拉,一颗睾丸连着输精管硬生生被扯了出来,惨白的球体佈满了细细的血管血丝,发出一股温热的腥味,赵高看得血脉贲张,极为兴奋,他急忙将勾子伸进另一侧的伤口中,只是这次他太猴急了,一个不小心,没有勾到输精管反而把勾尖刺进李君宝的睾丸!。李君宝惨叫连连,在密室中响起阵阵如鬼魅般的回音,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赵高还是把他囊中剩下的一颗卵给拉扯出来,只是卵已被刺破,不时流出乳黄色的浓稠液体,也就是所谓的“卵黄”,而那卵黄竟发出一股异常刺鼻的腥味。

  [ 啊…。太可惜了…。卵黄竟然流出来了…。这可是珍贵的补品呢………不过光闻这腥味,就知道这副卵品质够好,够新鲜…………] 赵高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将两条输精管剪断,李君宝两粒肥硕的成熟睾丸就这样啪搭两声,掉入赵高用来装战利品的磁罐中,他早就想尝尝生吞人睾的滋味了。

  李君宝醒来时,已经躺在家中的床上,两腿间传来一阵彻骨的剧痛,痛得他大气直喘,他好不容易坐了起来,翻开被褥,发现下体只剩干瘪收缩的阴囊和一条再也硬不起来的阴茎。

  后来这件事传了出去,朝野人人都知道赵高强阉李君宝,只是碍于赵高的权势,不便多说什么,李君宝的父亲对于当初让儿子随赵高进宫也是后悔莫及,可怜李君宝平白无故被阉去那两粒雄卵,成为自己口中的阉驴。

  【完】